纸上江山
纸上江山
无剑侠客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记法国诗人塞尔日•;佩“诗棍”之产生
作者:龙扬志 提交日期:2011-3-7 0:27:00 正常 | 分类:生活细事 | 访问量:1912

  行为艺术的至高境界
  
  --记法国诗人塞尔日•佩“诗棍”之产生
  
  龙扬志
  
  前几天看到一则消息,说法国诗人塞尔日•佩托法国驻华大使馆给首师大中国诗歌研究中心转交了一根“诗棍”:“塞尔日•佩曾于2010年4月26日到访诗歌中心,以其独特的诗歌观念为首师大的师生作了一场精彩独特的讲座,而诗歌中心浓厚的学术研究氛围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他特意委托法国驻华大使馆将这根刻满了诗句和绘画的神秘诗棍转交诗歌中心。”(树才在诗歌中心举行讲座 法国大使馆赠予珍贵诗棍)从一句玩笑话到付诸行动,让人感慨诗人才能与雷厉风行,不仅印证了行为艺术家“行为”二字的实践属性,也说明诗歌的确是一种富于创造精神的思考方式。恰巧我当时参加了那场讲座,聊记几句,以考究“一根诗棍的发生”。
  去年4月,塞尔日•佩“从诗歌中拔出来的语言”讲座是“诗人的春天在中国”安排在高校的活动之一。印象中,首师举行的法国诗人讲座一直由树才先生担任翻译,树才不仅是优秀的翻译家,而且也是一位聪明的表演搭档。“从诗歌中拔出来的语言”主题形象、鲜明,放在中国语境中理解,诗歌是泥,语言是萝卜,因此诗歌培育了语言。这样定位似乎有点诗人的自恋,从来只听说诗歌是一种高贵的语言艺术,是语言制造了诗歌。如果把这一判断置入文学与语言的关系去思考,不难发现诗歌对语言产生了重要的发生与完善作用,中国诗歌传统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语言符号创造的传统,一些耳熟能详的成语比如邂逅相遇、忧心忡忡、辗转反侧、信誓旦旦、天作之合、新婚燕尔、逃之夭夭、泣涕如雨、衣冠楚楚、鹊巢鸠占、遇人不淑、不可救药、无所适从、自求多福、携手同行等等,即出自中国最早的诗歌经典,假设汉语没有产生《诗经》,至少在描述青年男女感情方面会多么逊色。艾伦•退特谈论诗歌张力时指出,诗歌的意义寓于语义延展的可能性之中,延展就像黄金被锤打成薄片,这一方面隐喻诗歌需要精湛的技艺,另一方面也表明诗歌对于语言怀着锻打的本性,意义与表达之间存在一场无休无止的抗争。
  一年之后再来回顾塞尔日的讲座,我才明白他的着眼点有所不同,他的行为艺术旨在再造诗歌表达,还原抽象符号所指的原生态面貌,从根本上拆除能指与所指之间的终极对立,由此获得对诗歌的重新阐释。“从诗歌拔出来的语言”应当带着新鲜的泥土气息,不仅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还是其中的一部分,可感又可触。那天教室里没有其他道具,他一边敲桌子、跺脚,一边朗诵自己的作品。虽然听不懂法语,但是能感受到不断重现的诗歌韵律,那场景真象听交响乐,一百个观众和一百个哈姆雷特,就是这样产生的。表演刚开始我还有猜测的兴趣,后来干脆直接等树才翻译了,美妙的法语对于听不懂的人来说,无异于鸟的语言,想必诗歌同样如此。
  塞尔日说写一首诗就是生命的一次再生,诗歌使自己在自己身上重生,也使读者重生。我想,这个论断必须从写作的严肃性来区别对待,真正融入生命感的写作,不仅作者有图穷匕现的痛苦与快乐,而且在主观心理上获得一种死而无憾的安慰。痛苦不是指向题材内容,与底层无关,而是语言与意义之间的艰辛搏斗。我很认同他关于语言与生命关系的看法,他说,语言与生命可以相互改变和影响,确实,哪个政客不是巧舌如簧的?因此他说,如果想改变生命就必须试着改变话语,诗人看来与哲学家是相通的。
  听说他喜欢把诗写在树叶、木条上,如果不是个人癖好而是行为艺术一部分的话,我想大概也是通过这样一种困难的书写方式呈现写作的困境,诗歌写作必定是局促的,是内心的表达,也是铭刻,因为表达更加痛心、疾首。那天我提了一个问题,内容大体还记得:“关于棍子,在汉语里有一些这样的词,比如赌棍、恶棍、党棍,等等(其实我当时最想说的是‘淫棍’,但是师妹们实在太多),总之,它是一个名声不好的词。我刚才突发奇想,想把您称之为‘诗棍’,我们这样或许可以使一个负面的词变得更加复杂,不知您是否喜欢这个称谓?”话一问完,大家便哄堂大笑起来,树才也一边笑一边给他翻译。因为中法文化差异,我担心他不高兴,不料他听完树才的翻译之后,蒜头鼻子都乐红了。
  很多人对诗歌葆有着近乎神圣的热爱,如果语言艺术可以成为宗教,诗歌可能最容易受到膜拜。我推测在这部分人当中,有的人只是喜欢,有的人是尊敬,有的人是畏惧,我作为研究者如今却是爱恨交加。在忝为吴门弟子之前,我内心甚至把其当成解脱生存困惑的惟一方式,语言神话的解构可能始于文本分析,与诗歌文本打交道,或许与人体解剖类似,当我们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在解剖医生那里全是一个个清晰的器官,美与丑,全在于它们是否发生病变,功能是否完善。这便是爱好者与研究者的区别,都没有错,只是分工不同而已。记得在首师大曾经有学生指责邰筐“亵渎”海子,也有人说过我不够热爱诗歌,其实一旦把诗歌研究作为自己的专业,不热爱也热爱了。问题是研究必须跳出自己的研究对象,才能保持客观的观看姿态,这一点对于学术来说几乎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就无法认清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在社会整体结构中处于何种地位,对于人类具有什么实际意义,不能有效回答“诗歌研究有什么用”之类的问题。一个学者如果诗人气质太浓烈,我们不能指望他做出真正有客观立场的研究成果,这跟普通人过日子不能停留于幻想是同一个道理,曾经听段从学讲过刘纳给诗人下的那个可爱定义:所谓诗人,就是把生活搞得乱七八糟的那类人。类似的话西川也说过,太像诗人的人不是真正的诗人。如果因为诗歌而影响了生活,我们又何必?
  塞尔日•佩被称之为世界著名的行吟诗人,没有人怀疑他对诗歌的真诚,每到一个地方,人们可以看到他立刻投入表演。他的表演是随地取材的,却不断被他翻出新意,同时吟出那些美妙的法语,尽管可能像汉语一样,其实只是一些糟糕透顶的内容,但并不妨碍他流出孩子般兴奋的汗水,这很不容易了。他是在诗歌中找到了快乐,这种快乐不是单纯文本意义的诗歌,而是包括声音、图像、情境、观众、签名在内的诗歌全部。我想这种热爱无疑属于穷凶极恶级别的,不然充当不了“诗棍”。
  在首师听过各色诗人、学者的讲座可谓不计其数,一年之前的这个活动突然令我感动,还是因为塞尔日•佩的执著与信念,当我看到一根真的诗棍不远万里辗转带到中国,它又是那么长,完全能想象一个老人艰难雕刻的样子。也许他雕琢的,就是一种对于人生怀有乐此不疲的信念,这才是行为艺术的至高境界;回顾自己,我们的追求经常停留于“心向往之”,恰恰缺少一种行动的持久动力,所以我们提交的往往只能是一个人生的草稿本,凌乱,毫无章法,半途而废。
  塞尔日•佩这根大诗棍告诉我们,诗歌是一种行动,人生也是一种行动,诗歌与人生之间具有某种相似性。
  2011-3-6
  羊城苑
  

#日志日期:2011-3-7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纸上江山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longyangzhi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687643次
    ·今日访问:54次
    ·日志:391篇
    ·评论:310个
    ·留言:34个
    ·建站时间:2005-11-1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